彩虹會永遠留存在我心中

関ジャニ∞
ずっと一緒

2018/05/20
祝大家520快樂!!!(轉圈撒花💞
天天和7個男人談戀愛的我可能忙不過來呵(夢話

最近開始入手maruru和全員的shop照了
大愛clover!!!
超級好看的!超級可愛!!!!
還下了元氣控的控袋
所以最近也是吃土少女了(ノ´∀`*)
不對!飯上A8兩團的我
根本無時無刻都在吸空氣阿_(:3 」∠)_

昨天的subaraji
說什麼最後一次了..
我根本沒有勇氣去聽...
我承認
隨著時間越來越近
我幾乎是越來越抗拒聽新的版本(´°̥̥̥̥̥̥̥̥ω°̥̥̥̥̥̥̥̥`)
我現在只能勉強看著綜藝番
一樣笑得像個小傻子一樣
但是根本無法點開最近的新聞匯整

我知道
我不能沒有你們
願 能夠盡快聽到你的歌聲
無論是哪種形式
請不要離開我們

20180518
看到這張出來的時候
心情好激動
真的很喜歡他們了
果然
還是要這七個人才行啊

所以就又拼了一張圖(逃

雖然我現在還不敢點開來0421的スバラジ
不敢點開改版過後的大阪羅曼史
不敢想像之後的一切

我心中的丸昴

32:

超長,大概就是我心中的丸昴了。

まるすば。


我覺得マル會不會其實並沒有阻止過すばる。

マル笑著說不願想起的害羞內容,
會不會又是那些從來不變的告白而已呢。

是不是只有告白而已呢。

他有多麽喜歡他。
他有多麽憧憬他。
他能與他在同條路上走了這麼多年,
是個多麼大的奇蹟。

我覺得マル沒有阻止すばる。
我甚至莫名其妙的覺得,會不會マル覺得自己根本沒有份量去阻止すばる。

會不會其實連他們面對面談論這件事情的時候,マル也只是默默看著すばる,才想開口便啞了嗓子,然後一聲不吭的就沈默到底。



一直以來,關於丸昴我是這樣想的。

雖然丸子高大又溫暖總是很活潑外向的樣子。
雖然すばる嬌小又冷漠看似很難相處的樣子。

但我莫名覺得兩人在一塊時,形象像是反了過來的。

有著強大內心從不迷惑的すばる其實有著非常溫柔又偉岸的背影,而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意見也容易被外界影響的マル就算到了現在我也時常覺得他還是個神經纖細敏感的少年。

演唱會開場前,在靜默之中擁抱的身影讓我強烈的感受到這樣的同樣擁有著強大又脆弱一面的兩人。

所以我一直覺得。

すばる真的非常疼愛這個非常非常喜歡自己老是亂七八糟的告白但又在某些時候不那麼坦率不知道在想什麼、偶爾很笨拙卻又非常細膩的マル 。

是疼愛。

マル應該也知道自己是被すばる給疼愛的吧,
所以每次亂七八糟冷場的時候也是眼神立刻飄了過去,或是乾脆拖著すばる陪他胡鬧。

所以,這樣的マル讓我覺得其實在兩人的關係中,並不是個擁有掌握權的角色。

其實說了這麼多,
不就是簡單的一句,先愛上的人就輸了嗎。

我覺得丸子知道自己輸得一塌糊塗。

所以他搞不好根本沒想過、也不覺得自己能夠阻止すばる。

他也許是一邊哭著打了一大串訊息給他的すばる,卻隻字未提他不要すばる離開。

我好喜歡你啊。
手的大小跟身高都是剛剛好呢。
體溫差讓我們在擁抱的時候更舒服了。
我最喜歡すばる的歌聲了。
在唱歌時和日常時的反差讓我也好喜歡。
能夠和すばる一起這麼久我真的太幸福了。
就算我是女的也不會影響我喜歡すばる的。
喜歡就是喜歡,不需要什麼理由的。

我都可以想像マル苦澀的笑著打著訊息,按下送出後,摀著臉什麼都說不出來。

說不出口。

會不會因為這麼這麼這麼喜歡すばる的マル,
總是偷偷的看著すばる的マル,
其實默默地也在心底認同すばる的離開呢。

我也覺得離開這裡你會更自由更快樂。

怎麼可能說得出口。

所以就將這句說不出口的話,化成一堆又一堆的讚美,只希望他能記得自己有多麼喜歡他,就連到了這個時候也只會稱讚他而已。

說不定近兩年マル早已發現すばる的念頭,
但一直什麼都不問也不敢問,只能把自己的心意一遍又一遍的捧到那人面前,就是想讓那人明白自己拐著彎也不敢明說的別走。


我這麼喜歡你。(請你不要走)


才會說著原來的確有用感情也無法辦到的事情呢,這次我非常深切的感受到了。

我很喜歡你。
就算你嫌我煩,說了太多次我也要說。
我最喜歡すばる了。

所以請你不管到了那裡,都記得我有多麼愛你。






這是我的臆測,也可以說是腦洞。

一樣不會有任何解答。

苏老师的各项西皮观感【年上篇】

朴十三爷:

非常个人观感,非常不靠谱,非常主观臆断。
就没有任何逻辑。


【羽毛】
毫无疑问的大亲友,两个人互相都说过很多次是团内私交最好的,像是老家的朋友。
其实我没感觉老横对苏老师有太多尼酱的感觉,就非常水平线的位置,朋友的感觉很重,私下一起吃饭喝酒蒸桑拿什么的。
苏老师和老横是相互依赖的〔三马鹿都是相互依靠〕,老横给我的感觉就是非常靠谱的一个人,有他在就有安心感,所以羽毛给我的感觉是最安定的。
这两个人的老梗太多了。
每当选团内最温柔的门把的时候,苏老师万年不变选老横,丝毫不被坑哥氛围带歪,少俱的时候问苏老师理由,苏老师插科打诨糊弄过去了,只说老横从头到尾就是个温柔的人,后来在真假TV〔?〕的时候,苏老师说他和老横出国旅游,都是老横买机票找酒店,他就跟着走就行,什么都被老横安排的好好的。
也是出国旅游,苏老师迷路了手机又没电了,老横担心的一个人在国外街头找了苏老师整整一夜,然而苏老师早就回酒店睡觉了。
苏老师过生日,门把说送礼物,老横否了其他的意见,送给苏老师游戏机,还问苏老师是不是可开心了。
依旧是苏老师过生日,在con上,老横搞了个大,vtr里不仅去苏老师家里和妙子聊天吃饭,穿了苏老师小时候的衣服,在苏老师家浴室里洗澡,还把妙子的信带来了,还给苏老师带了妙子做的食物,现场拿出来给苏老师吃,苏老师其实后半程一直在忍泪,然后笑嘻嘻的,老横真的是用心去让苏老师开心感动。
这两个人在节目里的西皮感,几乎全部来自于他们的日常,公开互动就好像没那么多,就很让人有想象空间。
新年会的时候苏老师约全体门把,因为苏老师不太主动约老横,所以苏老师一问老横能不能出来吃饭,老横第一反应是问怎么了?那种日常特别戳。
wink killer的时候,苏老师经常被杀而不自知,游戏黑洞却每次早早被老横杀的时候就能反应过来,这种默契感真的不是盖的。
编年史第一期的时候,手拉手,老横看了大仓喂hina水的样子之后,用全身拒绝别人给自己喂水,亮亮说苏老师一定不会这样的,然后苏老师特别温柔,小手扯了扯老横,声线软下来轻声对老横说,没关系的。
非常罕有的温柔。
这对儿给我的感觉就是会长长久久在一起,没有那么多惊心动魄和波澜,也没有什么感情的波折和冷战。
苏老师是一个非常任性的人,丸雏安多少是有点儿让着他,年下的66和鸟毛是管不住他也不管他,唯独老横,像是一个引导者,老横在水平线的基础上做到引导苏老师真的非常厉害了,不仅说明他俩关系特别好,好到年轻时非常自我的苏老师能够听得进老横的话,也说明老横很用心,而且是个情商非常高的人。
关八吵架是个梗,苏老师和老横吵架的场面很有画面感啊……
鸟儿曾经爆料说老横和苏老师经常吵架。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苏老师如果和别人吵架一定非常恐怖,怎么说呢,苏老师仿佛凶的很,大多数时间就是装凶,我觉得苏老师年少的时候脾气一定不是温柔挂的〔现在也不是哈哈哈〕,年纪大了苏老师学会了深呼吸噗,但是感觉苏老师认真凶起来还是挺有破坏力的,不过说他和老横真吵架了我是一点儿都不会担心,那种非常笃定无论天大的矛盾这俩人一定会和好的感觉。
三马鹿的竹马感很重,其实说起来年下四人入社时间和他们也就差了一年,但是这三个人就给我的感觉是最稳固的三角形。
老横有时候会联手苏老师欺负社长,社长的末子属性就突然暴露,软的一逼。
如果苏老师和社长联手欺负老横,感觉天呐这一定是日常,老横太有趣了,摄像机面前可能老横有夸张效果,但是私下想必也是要笑着吐槽个不停。
如果横雏联手。
苏老师估计要高兴的飞起来。
毕竟促进横雏发展协会会长。
但是我们苏老师是个傲娇,高兴归高兴,该凶还是要凶的。
我敢说,如果没有横雏,苏老师和年下四人是无法轻易融合的,对,我们三马鹿就是这么稳,没有横雏的苏老师是游离的,有了横雏就有了安定。
全世界最好的三马鹿,不会因为时间和空间的阻隔而生疏的三马鹿。


【松原】
三马鹿里,羽毛是水平线,那么松原应该是跷跷板。
这对儿经常被说是猫儿和铲屎官,苏老师经常对社长大人撒娇。
但是有时候苏老师对hina又有一种微妙的兄长感。
最明显的是某场〔忘了是哪场〕躲避球,苏老师喊hina过来吃东西的那个样子,非常尼酱。
以前三马鹿练太鼓的时候,老横节奏没找对,苏老师说要和社长单独打一次试试,结果两个人配合的相当好,苏老师为了和社长联手挤兑老横,一把把社长搂到怀里,单手把社长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说你做的很好。
那个时候社长真的很末子了。
hina在苏老师面前很容易失了智,做出一些不符合“团里唯一有脑子的控场正常人”这一人设的事情。
除了笑点长在苏老师身上这个众所周知的事情之外,社长sama对苏老师的弱智要求经常是毫无反抗的答应,让干啥就干啥。
比如苏老师让hina和螃蟹猜拳,一直说你得好好猜,hina果然一脸正直的伸了拳头,然后冷场了,大家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社长小狗眼瞅着苏老师说,你也给我好好处理一下啊。
比如苏老师让吃了满嘴热狗的hina说啥hina就说啥,土味精英社长瞬间一个傻狗既视感,让给左爪子不给右爪子,优秀。
苏老师vs社长的时候,苏老师一副蠢脸说了句八嘎,社长瞬间笑裂,还回了一句我才不是八嘎,天啦噜这有什么好笑的又有什么好回的,不行,社长就是对苏老师的梗有求必应。
但是社长大人对苏老师又有一种保护感。
非常宠着苏老师,好像有一种你年少时的风光和迷茫,我不会让这些再去干扰你,我要给你一种非常自由的空间和安稳,任由你胡闹——的感觉。
和丸子的男友力不同,社长大人有点儿呕心沥血尽心尽责的那种笼罩,似乎是要把苏老师庇护着。
如果说老横像一座山一样稳稳的挡在苏老师前面,社长大人就像一片天一样妥妥的将苏老师守住在自己身下〔此处不得污〕。
松原最经典两个地方。
一个是拍pv的时候,苏老师刺溜一下扑到了社长怀里,丸子在旁边还陪了个音〔好的他来了〕,苏老师在社长怀里各种闹腾,社长娴熟的撸猫手法各种上,说不得是苏老师在逗hina还是hina在逗苏老师。
还有一个是在那个倾斜的台子上,苏老师晃了下头毛撑起来上半身说〔垫脚的〕,hina就被这么逗笑了,然后二话不说就趴下了,苏老师踩着hina的肩膀,hina小心翼翼的握住了苏老师的手腕,鼓励某猫跳过去。
其实感觉hina以前的性格不是这样的,我觉得hina以前很怕生,也不是很喜欢出风头,照顾人是照顾人的,但是讲话没有那么溜,很多时候还是挺安静的在那里。
以前的hina在老横和苏老师斗嘴的时候,不会这么霸气的一手pia一个让他俩闭嘴,还挺温柔的,后来就霸气了,好像在那段很漫长的艰难岁月里,hina被迫成长为这样一个立派的大人了。
这两个人也有非常安定的私交感,但是和羽毛不同的是,松原组的回忆性质更浓重一些,进行时的事情好像不太说的样子,总是喜欢互相爆以前的老料。
什么我17岁的时候去Subaru家里,结果他揍他弟弟了之类奇奇怪怪的事情。
这对儿是结结实实的老家朋友啊。
所以苏老师一撒娇,社长就瞬间软,那种好吧好吧让着你,而且社长特别喜欢听苏老师唱歌啊,苏老师一唱歌社长就海豹式鼓掌,满心欢喜的得意——我们家Subaru唱歌那可是老好听了哦。
果酱控上社长自黑说自己声音粗糙,唱歌声音和说话声音没什么两样,苏老师特别特别温柔的说,但是能把唱歌唱的像说话一样也很厉害啊,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哦,两位商业互吹〔1/1〕成就达成。
苏老师还一直说社长年轻时候的声音是最纯洁的,和老横说社长的眼睛是全天下第二可爱的眼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怎么说呢,松原组就有点儿那种,你在闹,我在笑,不像羽毛那种老夫老妻,反而有点儿小情侣的感觉。
以前有传言说苏老师想退社,很早了,还是那段看不到未来的日子,是横雏把苏老师劝住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洗脑包,但是按照他们的性格和轨迹,应该并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如果这个事情是真的,我就想那个时候,老横和hina是怎么劝住苏老师的。
从这之后的种种事情我猜,老横和hina对苏老师除了说了些鼓励和不舍的话之外,可能还会说这样的话吧——留下来吧,做你想做的就好,只要你还在我们身边就行。
因为确实,苏老师作为团内的年上组,在团内活得真的非常率性。
以前苏老师是关西top的时候,三马鹿练太鼓的介绍是苏老师是队长,老横负责气氛,社长负责节奏,那个时候的苏老师不可谓不拼,哪有什么划水,哪次不是拼了全力的在上。
老横在老俱里自嘲,说他们不努力,觉得有趣就够了,跳舞也不怎么样,唱歌有Subaru就什么都不怕了。
那个时候苏老师想必风口浪尖,压力也是很大的,但是他找谁哭了?找的是takki,东京的top。
我觉得现在横雏对苏老师的宠,可能就是那种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
多年的相处和打心眼里的疼吧。
苏老师也心疼这两个人啊,横雏也是可人疼的很啊。
都是这么辛辛苦苦波折不断的过来的,更何况老横经历了那么多,这样相互扶持,见过彼此最狼狈的样子,在一起的时间超过了20年,度过了最迷茫的青春也走到了安稳。
后来的苏老师就没那么拼了,或者说在外务上就没那么拼了,感觉他已经不想再当什么top,他只要eito和音乐。
那么,外务就都交给了横雏来顶着了,有横雏,他就可以永远是此间少年。
其实苏老师隐隐约约在某些方面引领了八团,团里果然是有他的魂的。
苏老师也并没有完全的变成除了band其他就撒手不管,运动会,男气对决和新年会苏老师也是策划了一把,我总感觉八团无队长是因为三马鹿合体才是队长吧。
而且摸着良心说,横雏真的是八团的天啊。
有了横雏,不仅是苏老师,所有门把们,所以饭们,都会觉得可以的,八团再艰辛也可以走下去,这就是横雏的力量啊。
所以羽毛和松原拆开来讲真是个错误,这三个人真的太密不可分了。


【丸昴】
这对儿太明晃晃了,我个人感觉都有点儿rps了。
其实如果我是丸担,我可能都不太想吃这对儿西皮了。
之前我想弄个糖罐子,所以看视频的时候想截图啥的,但是发现如果这样的话工程量太大了,丸昴真的是太多太多小动作和大动作噗。
其实早期的时候,maru对苏老师并没有那么的“真情实感”,早期我感觉反而小天使对苏老师是“一片丹心”,而丸子和苏老师只是脑电波非常合拍,加上苏老师团内偶尔tension高的不行,maru就非常温柔的笑。两个人大概就是非常好的玩伴的感觉,后来丸子可能就有点儿在意苏老师了,而苏老师不太开窍那样。
一开始我觉得maru可能非常单方面的倾心苏老师,毕竟大家营造出来的氛围就是“苏老师对maru猛烈的求爱不堪骚扰”。
当然这个设定很萌,但是如果苏老师没有回应的话,我是不想吃的,因为我会心疼maru。
幸好不是这样。
从maru那边儿我觉得都不用多说了,什么苏老师solo的时候在休息室放玫瑰花啊,什么给苏老师发短信说自己喜欢他啊,什么想和苏老师结婚啊,什么给苏老师半夜发不太行的照片啊。
就那种非常强烈的,对人类的爱,很炽热很浓烈,浓烈到像是呛喉的酒。
苏老师对maru真的也是非常喜欢,但是苏老师是一只小猫咪,他对两脚兽的爱要拐个弯儿表达。
丸子经常跑到苏老师怀里求安慰,苏老师温声安慰并且怒瞪别人〔经常是对米娜桑都敲温柔唯独暴娇S丸子的hina〕,帅哥上镜的时候苏老师更是一个闭眼吹,疯狂吹,闭不上眼把眼扣出来当炮踩我也得吹。
丸子一个人好好的时候,苏老师时不时的会主动过去蹭蹭他撩拨他,而在丸子主动的时候就故意推开,然后看丸子哼唧哼唧了,就出其不意的猛然来个糖。就很会拉锯,苏老师的推拉大法值得每个人来学习,让人欲罢不能。
团内的谁可以kiss,苏老师声嘶力竭的喊出来了maru的名字,我觉得maru可能真没想到苏老师会喊他吧,我记得当时丸子甚至都没有怎么嘚瑟,应该是没反应过来?
在怀刀part中,苏老师一提到丸子就开始笑,而且我觉得苏老师对丸子的评语真的特别发自肺腑,也很新颖,大概是说7个人在一起路会越走越窄,但是maru走出了自己的路,也只有他能走出来这条路,然后苏老师反复说了很多次,maru真是个有趣的人啊。
怎么说呢,就给我一种……苏老师和丸子在一起一定敲开心的感觉。
我非常懂丸子为什么会喜欢苏老师,因为那种强烈的他有的是我想要的,但是我无法做到。
怎么说呢,思维方式吧。
其实我和丸子在某些方面是比较像的——在意别人的看法,一个人的时候文青,人多的时候智障,敏感多情。
所以非常非常憧憬那种想法看似简单但是精准的人。
爱谁谁。
活的自我又不干扰别人。
但是内心又有那种沉郁。
很干净也很复杂。
猫一样。
专注爱音乐,用生命爱。
经历过风雨的潇洒男人。
就很想知道他的想法,想按照他的思维过一天这样,简单来说就特想魂穿一下。
其实真的就是对人类的爱,但是这样就更可怕了啊……因为那就是真爱了啊……
所以我觉得丸子对苏老师那满屏都要溢出来的男友力,其实就是那种“我很想为你做点儿什么”的感觉。
以前关西jr.有个去无人岛的企划,丸子小天使苏老师分到一组,苏老师啥活儿不干仿佛监工,三个水桶丸子拎了两个,苏老师手里拿着海盗弯勾一路蹦蹦跳跳,从小时候就是这种模式了啊。
而苏老师也会对丸子有男友力,因为丸子很敏感,他一软起来真的让人想揉揉他。
苏老师一直都很捧maru的场,很多次苏老师都在maru冷场的时候完美吐槽。
不知为何苏老师在maru面前经常诡异的爷们,当然苏老师经常非常爷们。
他俩经常喜欢凑一起,有时候是苏老师主动,有时候是丸子主动,但是故事的走向都是苏老师来把控,因为丸子太软了啊,苏老师如果表现得很嫌弃的样子,丸子就拖长音喊他的名字,我们马上就可以发现苏老师的嘴角上扬又硬扯下去这种诡异的动作。
所以怨不得丸子总说苏老师明明是一脸欢喜。
对啊,就很喜欢他啊,超级喜欢,一年比一年喜欢,想知道他是怎么生活的,想知道他的大脑是怎样运转的,他的一切都很想知道啊。
这是苏老师的人格魅力吧。
和羽毛还有松原不同,丸昴的竹马感没那么强,有种冥冥中的命运,仿佛即使不是八团的人,即使没有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丸子终究还是会被苏老师所吸引,苏老师终究还是会在心里装下这个搞笑又敏感,温柔又男前的丸子。
丸昴发糖太猛烈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出的,也不知苏老师那句团内禁止谈恋爱到底是给大家说的还是给自己说的噗〔开玩笑的〕,这对儿真的出柜感特强烈哈哈哈哈。
当然啦,我们丸山浪平这样温柔,其实对每个人都特别好特别撩的,但是我私心觉得,丸子对苏老师是有一种执念的吧……
就,丸子 is watching 苏老师。
苏老师呢,对丸子始终是口嫌体正直,其实苏老师应该是把丸子放在心里很柔软的那一块,苏老师对丸子的包容度真的很大啊,我觉得与其说是电波,倒不如说是丸子在逗苏老师笑,苏老师在陪丸子玩。
这两个我不能说谁喜欢谁更多,可能就是,丸子的爱更加外化,苏老师的爱更加内化,这就是形成了丸昴独特的气场啊。

2018/05/16
飯上你們的第67天
也是我們可愛末子的33歲生日

第一次看到たっちょん是No,we can't的影片
想說怎麼會有人這樣做綜藝(笑倒
看著跟尼醬們撒嬌的他
也覺得很可愛
不過越來越發現
他用執著與背後默默的努力
來支持整個8團
補完making和特典後
發現他是細心又頭腦清晰的孩子
越來越發現他的魅力
也越來越著迷他的反差萌
願你可以在喜歡的事情上保持真誠的心

3C渣花了好久時間摸了個賀圖
希望你們一切安好
願你們健康開心

豹參:

謝謝白鯨QQ

我太幸福了,就像是有了一本自己的小繪本!


我記得15號的記者會隔天,和白鯨一起吃飯,我說其實我有一個故事以小王子為藍本,這下我覺得一定寫不出來了。大概是裡面有些設定和已經完成的句子,讓我感覺到古怪的巧合,有一點點難過。

不過我還是完成它了,雖然本質依然是個愛情故事(還是很執著要讓約會組黏黏糊糊的),也並沒有脫離原本預期放進更多個人期待,但某種程度上仍然安慰了我自己。

當然東西寫完了,寫的人就不該說太多話了。

真的呢,謝謝白鯨,能知道你怎麼看待這個故事是我最高興的了,而且圖也好可愛喔我一生珍藏QAQ


白鯨:

小王子與玫瑰(約會組)

   
 @豹參 的作品。 


 

這篇重新燃起我創作的動力,非常喜歡。

 

既符合關八本尊現實又不失小王子風格,同時也擁有像原著一樣,你可以延伸每句話的意涵,如宇宙般無限。

 


最初讓我想動筆的是三馬鹿,三馬鹿的敘述從一開始就讓我鼻酸,兩位國王的共同獅子好友一直旅行著,卻巧妙的與國王們有絕佳的平衡,無可挑剔的呈現三馬鹿的關係,以前跟現在都是。

山田在金色麥田擊掌,讓我聯想他倆舞台上的合音,現實安田的個性能讓他講出狐狸的話也毫無維和,其中「你看,我馴養了你,以後每當你看見麥田,就會毫無理由的想起大海,當你想起狐狸,會覺得狐狸就該是藍色的。」以及「最後告訴你一個秘密。重要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都讓我很喜歡,巧妙融合原著最經典的橋段又有安田的影子。 

大倉的話我認為最能形容目前的關八。「我在夜晚橫越沙漠,黑暗中可以依靠的東西不多,沒有邊界的感覺也非常嚇人,所以我經常問自己,幹嘛非來這一趟不可,但是如果不來我大概會後悔。」

這段話尤其讓我想起澀谷昴,他選擇最難的路,再害怕也要去看看的路,哪怕漆黑一片也想去。看見這段文字,4/15受到的傷感竟有被服貼的安慰到了。 

最後是王子與玫瑰,只肯打磨刺的錦戶玫瑰,丸山還是注意到他悉心打扮的樣子,這段特別戳心,丸最後還是想著亮,我覺得最後的飛機就是丸山的心,在沙漠裡起飛,朝自己的星球歸去,留了玫瑰亮的位置。另外,因為作者前幾日提醒我小棉被上的刺繡應該是「マル」而不是「maru」,在此澄清我是有意識修改的XDDDD突然日文太出戲了!我不許!

 


 

僅以這些圖表達對此文喜歡的程度,大家快去看!


这篇其实是丸昴的cp解读

大阪lover:


看了标题,再决定要不要看

他们
一个温柔无味
一个烈性如酒

我曾经反复搜索丸山隆平用过的香水,最终无果。死心的相信他是真的一点也不用香水的,反而释然了

像丸山这样的人,因为温柔入骨,所以无色无味才是他最原本的样子。

关于丸昴,关于这对cp解读

我曾经动笔写了无数次
无数次被我回删,重写

这样的感情,我始终无法用文字具像的表达出来

所以我在开头写了丸山先生的性格。先生真的很美好,对饭温柔的一塌糊糊,会给共演者带手信,会去美和屋看望老人,会笑眯眯地和每一个工作人员打招呼……

但我始终认为这样的他,并不是真正的他,这一层礼貌的枷锁啊,在拨去外衣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的温柔里带着尖锐的执拗。

而他把他这份从少年到青年的执拗,统统留给了这个叫做涩谷昴的男人。

就像无色无味的水渴望变成丰富的滋味,昴的气味无疑是强烈而致命的,这个取名为星星的男人,浓烈的就像一杯酒

所以先生看着他的眼神,始终都带着向往与渴望,那样不顾一切的强烈感情,本不应该出现在这样有距离感懂分寸的京都人身上,所以可见实际的炙热有多么令人灼伤。

糖,始终不是一边才甜的。

昴对先生,永远是肆无忌惮的。也许他知道,这个人,就像一块甩不开的牛皮糖,无论自己做什么他都不会离开自己。

他凶他,对他炸毛,拿眼睛瞪他,何尝不是一种占领主权式的恃宠而骄?

昴也会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用眼神调戏先生,会像小猫一样将身子贴近先生的胸口,等待先生用手将他揉进怀中。

我始终偏执地认为,先生是在昴最艰辛难过的日子里治愈过自己的人,不是三马鹿那种伤痛一起扛的羁绊与沉重。

只是我单纯的和你在一起,开着不着边际的傻乎乎的玩笑

“和你在一起感觉真好啊,真是忘掉了我本来要和你吐槽的种种不愉快呢~~”

就是这样单纯美好的治愈感~令人忘记过去的伤痛,一起向前出发。

那样的丸昴,是可以互称对方为自己的精神支柱般的存在

所以昴在黑暗中对先生的拥抱是如此的用力而认真,要把自己的全部的力量灌进这个人的身体

借给你我所有的勇气,让我们一起追逐被你治愈的明天

当你有一天解读完他们感情一角之时,却恍然大悟,他们一起前行的道路,原来一直是两条愈行愈远的铁轨🙂




其实,仍旧解读不出万分之一的你们


【无CP】克卜勒

RRR:

克卜勒


 


录完第一场janiben刚好十一点半,回到休息室的时候经纪人过来通知:盒饭等会拿过来,可以先休息一下,一点十分开始第二场。


村上在看报纸,大仓在玩手机。安田好像有点困了,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接着伸开拇指和中指按住太阳穴。


“困吗?”丸山说。


“还好。”安田说。“你在找什么?”


“找东西吃。”丸山委屈巴巴地说,“有人看到我的饼干了吗?”


“没有。”大仓说。


安田笑了。锦户本来在睡觉,也勾着嘴巴笑了出来:“是大仓吧。”


丸山立刻啊咿啊喔地扑到大仓身上,后者执着地保持住同一个姿势划动手机:“没有啊,我说没有就没有。”


丸山说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呜啊喔诶,大仓说诶什么?什么诶?饼什么?什么饼干?两个人扭成一团的时候,手机屏幕上的缓冲符号上移消失,「叮」一下,传来了小小的更新提示音。


大仓斜着眼睛瞟了眼屏幕,脱口而出:“啊!Subaru更新ins了。”


这下其他五个人都停住动作。横山终于从台本里抬起头:“写什么了?”


   


九月份涉谷去美国上语言学校了。虽然说在国内考托福也可以,但对于36岁小大叔来说,每天的时间都很珍贵,既然要学语言,那不如直接去英语环境实打实地学习更好。于是毅然决然带着一身小初水平英语远走高飞,一开学就离开了日本。


从那以后,在横山的半强迫意见下,涉谷不得不交出自己悄咪咪的SNS账号。用大仓的话来说:横山君真的很会搞团建。原本内容寥寥无几的社交账号开始慢慢有了更新:一开始是阳光刺眼的纽约街道,随后变成表演时抓拍的街头艺人;从简单生硬的「分享图片」渐渐开始有了词语、句子,磕磕绊绊的叙述;直到有一天,涉谷上传了一张二手乐器店的照片,锦户端着手机左看右看,圈了一个疑似效果器的东西发到群里@对方:「这是啥?」


大仓说:我就说了,横山君真的很会搞团建。


   


明察秋毫的大仓忠义点开图片,喷了:“英语课本诶。”


丸山爬过去看他的屏幕:“配文是……「啊!」”


横山笑了一下,没说话。村上深有感触:“真的!英语真的很难!”


锦户跟着哈哈哈了两下,忽然发现了盲点:“诶?Subaru君没睡吗?”


大仓还在哈哈哈:“嗯?没有吧?”


锦户:“那他没有发信息给我诶……”


大仓:“啊……”


是喔!今天是锦户生日来着。


小型犬还没来得及开启消沉模式,安田反倒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是不是忘了时差啊?”


确实,美国跟日本有13个小时的时差,虽然这边已经是3号中午了,但海那边却还是2号晚上十点多。


横山喷了:“绝对是!”


锦户:“不会吧……”


大仓又开始哈哈哈:“不要提醒他,等他发信息!”


横山说:“对!你收到信息不就知道了。”


丸山说:“不是吧,小涉都在海外呆两个月了……”


村上说:“也不是没可能。”


安田看了一眼锦户:“应该是忘了时差吧。”


锦户沉吟半响,皱着眉头说:“怎么可能!只有横山君才会这么傻!”


这时经纪人抱着盒饭走了进来。横山裕心想而我又做错了什么?手上开始把散发着热量的包装盒一个个传递下去:“你等着吧,他等下肯定会发信息过来。”


锦户一脸警觉:“你别想偷偷提醒他!”


横山:??而我又做错了什么?


   


三两下吃完午饭,还有大约半小时的时间。


村上被staff叫走了,其他人在休息室里聊天打屁。大仓深沉而缓慢地打了个哈欠,裹住毯子说:“我要先睡一会儿~”


“睡吧。”安田给他拉了拉毯子,锦户收起吉他,拿出手机。


“小亮,”大仓以与体型及其不相称的姿势试图蜷缩进毯子里,“Subaru发信息了吗?”


其他几人纷纷转过头来。


锦户苦大仇深地点开收件箱:“没有。”


接下来的半小时这张视死如归的脸一直盯着屏幕,直到大仓被安田摇醒,稀里糊涂地从沙发上掉下来,滚啊滚,滚到锦户脚边:“小亮……呃,你不会一直在等吧?”


锦户:我不是,我没有。


横山都看不下去了:“放着吧,美国还没十二点呢。”


锦户嘴一瘪:“快了!11点56分了!”


横山:“……”


大仓:“……”


Staff过来敲门,差不多该上场了。该梳头的梳头该补妆的补妆,安田推着锦户的背说别想啦别想啦该上班了,后者恋恋不舍地把手机放在桌上,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休息室:“快十二点了……”


大仓在后面笑:“小亮真的很容易被撩。”


丸山疯狂点头附议:“是喔!”被锦户隔着安田用眼神疯狂威胁。


威胁完又有1点点点点失落:诶,是不是忘记了啊……


大仓说:“小亮要是碰到坏女人该怎么办?”


丸山竟然真的想象了一下:“是喔,怎么办啊?”


被锦户用行动疯狂威胁。


   


零五分的时候村上从走廊那边追上来,长出一口气:“你们怎么走那么快!”


横山说:“你太慢了吧!”


村上不置可否,叠着台本走在前面。快踏进摄影棚的时候「啊」一声,忽然停住了。其他五个人被挡在后面,丸山推了推他:“信酱?”


“Subaru发信息来了!”村上说,“差点忘了。我刚刚就看了一眼,好像是祝亮生日快乐。”


锦户:“啊!”


大仓:“啊!”


横山:“啊!”


丸山:“啊!”


安田:“可以不要挡在门口吗?”


   


   


九月涉谷说想去看福冈的巡演,横山思来想去回了个「你确定?」,多愁善感的大叔灵魂在床上翻来覆去,说:「还是想……」


横山说:「不是,你要坐关系席还是观众席?」


好像无论哪个都会上周五。


涉谷略一想象:啊!


最后还是没去成。倒不是因为怕引起暴动,而是开学注册的时间近了,考虑到找房子买家具办银行卡手机号等等事宜,15号前就搭上了去太平洋对岸的飞机。


东京到纽约差不多13个小时。涉谷把椅子调低,靠在U形枕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两个钟头,在日落的时候醒过来,目睹层云渐染、火光一片,咸蛋黄似的恒星像一张红色的玻璃纸,贴在咫尺之间的天际线上,有种超现实的美丽。他感到自己是隐形摄像机下的楚门,第一次窥见可以触摸的蓝天;他的手指颤抖、心潮澎湃,血管里涌动着撕碎和打破,叫嚣着要呼吸真实、拥抱人间,大脑却塞满难以名状的伤怀,流淌出泫然欲泣的酸楚。


飞机跨越夕阳,穿过时区,时针一点点回指,他想象可以就此回到过去。


   


后半程看了半部电影,又睡了一觉,最后被落地的颠簸震醒。广播用英文和日文轮流播报本地时间,舱外温度,飞机在跑道上轰隆隆滑行。天黑了,涉谷盯着窗外看了半天,只能看到自己的倒影。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先给妙子发了信息,然后又在line群里说道:「我到了。」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横山回了张照片:他眯着眼睛半张脸在照片左边,右边是大仓紧紧抓着手柄、在酒店地毯上睡得四仰八叉,背后还有个一头乱毛的丸山,一脸懵逼地摆了个「V」字手势。


锦户秒回:「难怪昨天晚上吵死了!」


涉谷还在排队过安检。工作人员让他把口罩摘下来,他乖乖地露出脸,尽力忍住笑不要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傻子。


啊能怎么办?唱唱跳跳二十年,日子还得继续过。


没两天到最终场的日期。演出结束后安田在群里发了张合照,大家穿着控T,勾肩搭背冲镜头笑,丸山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把涉谷的应援扇举在头顶,妹妹头眉清目秀,爱抖露范十足。


附言:「小涉那边怎么样?我们今天超嗨的!」


涉谷心想你们不要搞我,我会哭的,手上回复:「嗯?我没得肠梗阻啊?」


横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锦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仓:「喂!!」


没一会儿又礼尚往来地补了张自拍:「我也很嗨!」


典型直男拍照角度,脸都变形了,下巴上一圈胡茬,有点MAN又有点傻气。村上啪地一看哈哈大笑:“哦!小大叔剪头发了。”


安田哭笑不得:“太短了吧!”


大仓说:“这是他自己剪的吗?”


经纪人好奇地凑过来瞄了一眼,顿时感到无法呼吸:“这是谁?”


横山端着手机不动声色地看了半天,把背景放大、放大、再放大,截出沙发上的iPad发过去:「你在看编年史?」


涉谷把照片撤回了。


   


   


十一月底,涉谷吸取了月初的教训,掐好日本时间给丸山发了祝福短信,把对方感动得危险发言频出。都说离别使人懂得珍惜,懂得珍惜使丸山更加危险。涉谷昴同学面红耳赤地退出收件箱,开始默背B开头的托福单词。


学英语真是太不容易了!


第一千零一次一脸懵逼地下课,他给横山发信息:「过去时是什么?过去完成时是什么?过去完成进行时又是什么?虚拟语气下的过去完成进行时又是什么??」


横山裕回复:「你在说什么???」


学英语真是太不容易了。


当然,做什么都很不容易。Staff都疯了,片头要改,企划要改,站位要改,流程要改,大到节目大纲,小到每张沙发的位置都要推翻,从四月开始快马加鞭地干了三个月,也才堪堪赶上新面貌的脚步。一周四个团番,关西人做事也太拼了吧?大家都这么想,但又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因为每个人都不容易。


   


但容易就是好事吗?


好像也不是件那么值得羡慕的事情。


   


次月头又要录janiben,经纪人没空,锦户破天荒地自己打了个车来电视台。走进休息室的时候桌上放了个快递,发件人写着涉谷昴,收件方是经纪人,备注打了个叹号:「给亮的!」


诶?


锦户半信半疑地拆了,里面是上上个月在群里引起话题的吉他效果器,还有张小卡片:「生日快乐!」


大仓一走进休息室就看到泪汪汪的锦户,吓得差点咬到舌头:“小亮怎么了??”


小型犬把卡片举到大仓面前,跟在后面的丸山也探出头看:“真好……诶,等等,我没有礼物吗?”


锦户已经开始给音箱插电,大仓在地上研究效果器,哔哔哔卟卟卟。


“没有给我的快递吗?”丸山说。


   


   


十二月中,纽约的街道渐渐展露出圣诞气息。语言学校放了三周的假,涉谷买了20号回日本的机票,留下几天给自己到处溜达。没两天就腻了,街上人头攒动、欢声笑语,愈发衬得思乡之情滚烫。


涉谷吧唧拍了个圣诞树传上ins,回家打游戏去也。


   


千里之外横山刷到他的状态,差点笑死:“这家伙绝对要寂寞死了。”


大仓在他旁边,凑过来一看,笑得像头鹅,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丸山心想你们是人吗?低头正想打开图片,屏幕上方弹出一条消息。村上和安田看起来喝醉了,在群里发了个歪歪扭扭的合照@涉谷:「我们这里也有圣诞树~」


涉谷回:「哦。」


大仓: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横山笑饱了,秉持着最后的人性给涉谷发了条消息:「在干嘛?」


「打游戏。」涉谷回。


「几号回来?」


「不回来了。」


「骗谁呢,」横山说,「你退社没有手续要办吗?」


「………………」涉谷说:「20号的飞机。」


「假放到几时?」


「过完年回去。」


横山说:「28号开新年会,你来的吧?」


涉谷的手停在键盘上反反复复半天,挤出一个:「来的。」


   


窗外下雪了。雪花落下来,先是零星的雪粒粘在玻璃上,然后是片片鹅毛大雪打着转儿飘落。从西洋乘风破浪而来的气流席卷大地,吹破银装,擦亮星辰,仿佛在告诉他:未来会来。


 




灰鱼す∞:

励志在他solo控的时候做这么个手灯出来

蘑菇本尊大人

早上的时候看到微博有po主种蘑菇
然后同桌:你可以拿它做个手灯 在控上的时候 边挥动蘑菇边往下掉撒一地 占地面积超大 超显(ai)眼(shi)的那种

东京奥运会投票 关八已经掉到第六页啦!

Cindy:

https://www.thetoptens.com/music-artists-youd-like-perform-2020-tokyo-olympics-opening-ceremonies/#.V6l11Xg7-m0.sinaweibo


kanjani eight  竟然273名   大家有事没事的点第六页给投个票吧


我还是想加Subaru的标签……


支持eito!